10年来最差开年!比特币跌破4万美元,全球加密货币总市值大幅缩水

10年来最差开年!比特币跌破4万美元,全球加密货币总市值大幅缩水
2022年开年,比特币似乎出师不利。1月21日,比特币再度跌至4万美元以下,跌至五个多月以来的最低水平。数据显示,1月21日,比特币一度下跌7.4%至38261美元,市值排名第二的以太也一度下跌8%至2809美元。加密货币总市值已由2021年11月9日创下的2.93万亿美元的历史高点缩水至1.98万亿美元。与此同时,受以太坊下跌影响,DeFi协议也发生大量清仓,据欧科云链链上大师数据显示,主流DeFi协议24小时内清算量已超800万美元。截至记者发稿,比特币最新报价为38141.43美元,日内跌幅达9.12%,以太坊最新报价为2773.85美元,日内跌幅11.43%。针对近期加密货币的“跌跌不休”,北京计算机学会数字经济专委会秘书长王娟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这一轮下跌与美股市场表现联动紧密,随着纳斯达克和标普500指数连日下跌,市场层面资金的避险需求强烈。随着美债利率的调高,投资者转向风险较低而收益稳定的产品,加密货币显然不是这一类型。创十年来最差开年表现2022年以来,比特币仅有6个交易日上涨,累计跌幅已达11.5%,创下2012年以来的最差年度开局表现。有统计数据显示,比特币在2022年大类资产表现中排名倒数第一。而在2021年,比特币收益率的排名为正数第一。王娟认为,随着加密货币作为金融投资品属性的不断增强,从金融机构持有的角度看,加密货币原有的去中心化属性已明显呈现多中心化。机构等大额交易的集中操作,使得市场的波动性进一步被放大,目前加密数字货币市场恐慌指数较高。在王娟看来,未来一段时间内,下跌会再次“大浪淘沙”,对市场的各币种再次洗盘,对一些小盘和非主流加密数字货币再次提出考验。回溯过去的几次大幅震荡,投资者对这个波段应该不陌生。“事实上,加密数字货币市场不断成熟,更加强烈的反应市场风向,体现更直观的金融属性。市场上投资者质量的提升,成熟机构的不断加入,一方面增加市场的中心化程度,并伴随合规性的提升,另一方面,普通投资者一夜暴富的低门槛操作机会越来越少。”王娟如是说。记者了解到,伴随着加密市场的暴跌,美国首只比特币期货ETF——BITO也成为公开上市两个月后表现最差的10大基金之一。资金流量数据显示,投资者热情也在逐渐下降,自 2022 年开始以来,没有一天出现过资金流入。人民大学货币所研究员陈佳向本报记者表示,是大国博弈主导了2022新年加密市场震荡,主要表现为以下三点:首先是美德强化反洗钱但这个因素属于中长期因素,对加密资产市场短期影响是有限的;第二是俄罗斯加大金融反恐,俄罗斯央行20日表示未来可能会全面禁止包括比特币在内加密货币的发行、流通以及严厉打击挖矿行为;第三,疯狂押注科技股和币圈的华尔街投资者在经历失望的一年后开启了2022退出战略。此外,近期美国CRYPTO公司中断服务也可能是打击短期加密货币投资者信心的一个导火索。“加密行业未来发展首先是受大国战略影响。”陈佳表示,比如美联储的私有化数字货币战略,有能力在未来影响加密行业发展的是大国数字货币战略,尤其是以美联储为代表的全球三大央行至关重要,可能会主导整个美元体系数字化的变迁。“其次,外围市场的跟进会促发创新。目前整个亚太地区包括香港特别行政区、印尼、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国近期都有吸引投资加速发展加密资产行业的计划,其中招商政策很大一块可能就在税收优惠。这样以来,美德强化加密税收、中俄进行金融反恐的措施有可能让加密资产行业向亚太外围市场迁移。如果结合这些地区本地化的研发应用和市场,不排除出现新的增长点。”陈佳说。除上述原因之外,美国力研咨询公司创始人谷燕西还向本报记者表示,加密货币下跌是正常情况,因为现在比特币市场交易的主体还是投机者,投机者以赚取利润为主,为套取利润并不会长期持有。谷燕西认为,比特币在美国市场的推进基本上是势不可挡的,从挖矿到比特币网络应用,各个方面都在快速发展,尽管有短暂的市场波动,但也会很快调整过来,最终它会成为美国市场的主要价值衡量单位。多国开始征收加密税记者通过梳理发现,过去一年,加密资产成为各国税务部门重点关注的领域。2021年初,美国国内收入局(IRS)在纳税申报表主表第一行的首要位置增加了“是否持有虚拟货币和交易”的问答必选项。5月,IRS获得美国联邦法庭授权,可以收集所有价值2万美元以上的虚拟货币相关信息,包括持有人信息和交易信息等。11月15日,美国总统拜登签署《基础设施投资与就业法案》,明确规定了平台交易的申报责任,要求加密货币的中介人向IRS报告所有交易信息。2021年9月,欧盟委员会宣布,作为《公平简化税收行动计划》的一部分,该委员会将扩大加密资产和电子货币的国家间自动信息交换。2021年11月28日,英国把加密货币交易所纳入财政部的科技税下,不承认其金融资产属性,征收数字服务税,该税种是在2020年4月针对Facebook和谷歌等社交媒体和搜索巨头专门设立的。此外,2021年11月,日本政府也成立了税务审查小组委员会,推进加密货币税收政策调整。对此,陈佳表示,自去年末以来OCED国家普遍开启对加密资产税收调整,美、德等国针对加密资产采取主动作为,尤其打击加密货币渠道内的全球洗钱活动。目前来看多国征收加密税并非仅仅出于平衡财政优化税收的综合考量,侧重反赌博反洗钱强化金融监管的目的性更加明显。重庆工商大学区块链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刘昌用向本报记者表示,就税收本身而言,这是承认密码经济活动合法性的开始,是顺应市场和传统制度模式的正常反映。在传统制度框架下,与征税配合的是为这些经济活动提供法律保护,这对于密码经济的发展有利。但是,征税也预示着传统制度与基于信息技术的新的经济制度的冲突将浮出水面。刘昌用认为,未来5年将是全球范围内密码经济制度创新与传统制度剧烈冲突的5年。未来5年,这种信息经济制度创新会在更多领域涌现,从而也会在更多领域冲击传统经济制度。所以,必然会有剧烈的制度冲突,税收问题只是开始。对此,王娟也表示,税收是欧美体系经济调节的一个利器,具有指标性作用。从严征税代表严监管的态度,但其中也有积极的作用,即承认和保护了交易的合法性。“很多数字货币投资人愿意在美国开展业务,也是因为具有税收给予的所得利益保障。这好比停车困难时,比起停在隐蔽的暗处而面临高额罚款、被拖车和车辆丢失风险,更多的人愿意缴纳一定数量的停车费,停在安全的停车场,即使这个停车费并不便宜。”王娟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