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资产内控合规部总经理鲁以亮:资产管理公司内控合规建设取得显著成效

东方资产内控合规部总经理鲁以亮:资产管理公司内控合规建设取得显著成效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李愿 北京报道1月21日,中国东方资产内控合规部总经理鲁以亮在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旗下21世纪经济报道、南方财经法律研究院在京举办的“南方财经法律高峰论坛”上发表“筑牢内控合规防线,共谋行业高质量发展”为主题的演讲表示,2018年开始监管部门对资产管理公司的监管处罚不断加码,2020年处罚金额突破亿元,监管要求主要包括是否执行宏观政策、是否严格执行房地产业务监管政策、风险资产分类是否准确等。“在外部监管环境和内部发展需求的双重推动下,资产管理公司不断强化内功合规管理建设,也取得了比较显著的成效。”鲁以亮认为,并以中国东方资产为例介绍称,在面对严峻的疫情反弹和复杂的宏观经济形势,中国东方资产坚定不移地回归主业,狠抓内控合规管理,提升金融风险防控能力,服务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紧密结合,不断提发展质量,截至2021年6月,中国东方资产总资产已经达到了12000亿,净资产达到1200亿,均在平稳不断增加,转型效果非常明显。鲁以亮具体介绍了中国东方资产在合规展业、内控合规建设方面的举措。一是回归主责主业,牢牢把握发展之舵。中国东方资产在主业拓展力度上持续加大,比如制定了《立足功能定位、规范主业发展的指导意见》,还有其他相关的一些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方案等等,为主业发展举旗定向,在一些制度建设和主业投放方面,取得了明显的成效。2021年上半年,中国东方资产不良资产投放将近500亿,“在当前的大环境下,相比以前非金融类业务占比高的情况,当前金融类与非金融类业务可以说是‘双塔’结构,二者协调发展。”鲁以亮表示。鲁以亮介绍,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中国东方资产业务亮点也频现,比如当前参与较多的是国企改革三年行动,帮助相关企业实现转型升级,参与成立100亿元的国家新能源产业投资基金。同时,不良资产的内涵创新模式不断显现,比如积极参与收购信托不良资产处置,金额同比增长较多。二是不断夯实内控基础,促进完善发展之基。随着金融监管部门乱象整治不断加强,中国东方资产于2019年成立内控合规部,从制度上扎紧笼子。“合规首先要有规,我们部门成立之后制定的第一个制度,就是我们公司的所谓‘立法法’,制度管理的基本规定,制度的全生命周期、立改废,而且不断地实施‘三化’关系,就是所谓的管理制度化、制度流程化、流程信息化。同时狠抓制度的执行,加大检查力度,加大监督执纪力度,科学设置‘三道防线’,严格遵循评处分离、审处分离的,健全岗位轮换制度,对经营单位派出风险总监,加大指导监督、审核的力度。”鲁以亮介绍。三是强化合规管理,稳定增强发展之效。完善审查审批制度、优化业务决策委员会的议事机制,优化评估与定价机制,研究、修订资产处置制度,强化以评估、估值为核心的处置定价能力。“不良资产行业的人都知道,对于资产管理公司来说不良资产的估值、定价是一个比较核心的能力,同时也是容易出问题的地方,因此我们不断加强这方面的研究和开发,同时规范处置关系。”鲁以亮表示。四是严抓监督问责,充分保障发展之力。中国东方资产强化监督联动,建立“三道防线”部门全面联动,总分子公司上下联动的立体监督机制,而且正在形成一个标准化、规范化的问题管理和整改流程,形成发现问题、落实整改、警示问责、检验成效、完善管理的一个闭环机制,同时加强严肃追责问责,加强问责机制的建设,科学问责、精准问责,以问责促合规。“资产管理公司作为金融体系稳定器、金融危机救火队逆周期调节工具的功能定位,从当前庞大的存量不良资产处置需求来看,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和地方资产管理公司仍大有可为,因此需要进一步做好合规建设方面的工作。”鲁以亮表示,资产管理公司在合规建设方面进行了一些探索,也取得了一些成绩,但还有很多不足。一是现有的监管法律法规与资产管理公司发展的现实情况有一些不匹配的地方。比如说,资产管理公司的宪法,即2000年出台的《金融资产管理条例》,到现在二十多年了,条例出台时的环境与当前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发展情况对比可以说完全大相径庭。“资产管理公司从原来的政策性的不良处置到现在已经是不良+,包括金融、非金、问题企业、问题机构,包括上面说的国企改革三年行动等等,业务发展已经远远超前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条例。”鲁以亮表示。二是资产管理公司合规业务大部分是参照商业银行的规定制定,这存在一个重大的问题。商业银行做增量,追加投资,但是资产管理公司做存量和增量,这二者有着非常截然不同的含义。鲁以亮举例称,资产管理公司做房地产项目,由于做房地产业需要满足“432”指标(四证齐全、30%自有资金、二级资质)达标,这是银行、信托业都必须要遵守的,但是资产管理公司参与的项目意味着已经是不良项目,如果还要遵守这些指标,是不可能满足的。“所以,一方面资产管理公司做存量不良业务的时候,一定要有自己的一套法规体系、监管体系。”鲁以亮认为。另一方面,对于资产管理公司现有的考核政策和主业发展,匹配度可以进一步完善。因为资产管理公司作为国有企业金融企业要承担重要的政策性职责,在中小金融机构风险化解、危机企业救助、国企主辅分离方面都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该类业务往往盈利水平不高、甚至亏损,所以对资产管理公司来说假如这种政策性的业务少一些利润的考量,而多一些政策性的考量,可能对发挥作用会更好一点。三是扩大不良资产业务范围。资产管理公司业务范围有一部分是“治未病”,防范金融风险,也就是项目还没有出问题的时候资产管理公司就要进去,“所以,对于关注类的资产,希望扩大一些不良资产的范围,资产管理公司可以更好的发挥作用。”鲁以亮表示。